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奇闻八卦 >> 爷爷去世,哥哥却从他坟头背回一具尸体

爷爷去世,哥哥却从他坟头背回一具尸体

时间:2016-8-18 17:11:27

爷爷去世,哥哥却从他坟头背回一具尸体

常言道,因果报应,天理循环。

原来我也不相信这迷信的说法,直到我们家财空人亡。我不但相信了因果报应,还成为了受报应的对象。

这事还要从我爷爷说起。

爷爷兄弟四个,他排行老大,当年家里养活不了四个孩子,就把他送给了一个过路的算命先生,让他跟着学点本事,也能混口饭吃,不至于饿死。

几年之后,那个算命先生死在了战乱中,爷爷就跑回了家。

他虽然跟先生学了点算命的本事,可毕竟才二十岁,实在太年轻,说他会算命,家里人都不信,更别提给别人算命了,所以只能在家种地。

后来,因为一件意外的事情,让爷爷名声大噪,还得了个“李半仙”的称号。

当时一支三十几人的队伍被鬼子追赶,途径我们村,停下讨水喝。那军队长官是个迷信的人,想找我们村的算命先生给他算算,看能不能逃过这一劫。

爷爷听说了这个消息,就跑去村头偷偷看那名军官,从面相看出他不是短命之人,便毛遂自荐,说自己会算命。他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,还拿自己的性命担保,说可以帮助他们歼灭背后追赶的鬼子,如果做不到,随便对方处置。

军官开始不信,爷爷掐指一算,说出了关于他的一些事情,还是些私密之事,当时那军官就把爷爷拉到了一旁。

一番密谈之后,两个人相互下了保证,如果爷爷真的帮他们歼灭背后追赶的鬼子,就给他两根黄鱼(金条);要是灭不了那些鬼子,就让爷爷一家人跟着陪葬。

当天晚上,果然有六七十个鬼子追到了我们村。

爷爷和村里的男人按照之前计划好的,拿出了准备好的自酿酒和吃食,还给他们腾出地方休息。等他们晚上熟睡之后,藏在山上的军官领着队伍出来,悄无声息地将那一大队鬼子全歼了。

军官如约给了爷爷两根黄鱼,还称呼他李半仙。他回去之后,因为灭敌有功升了官,又特意回来找爷爷,请爷爷为他指条明路(算命求升官)。

这件事情一传开,十里八乡的人都不敢小瞧爷爷了,要算命也都来找他。

爷爷当时年轻,不懂什么忌讳,什么生意都接,而且算的极准,靠算命赚了不少钱,我们家渐渐成了村里的首富。

可是,哥哥出生那年,我们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哥哥一出生就发高烧,花了不少钱,跑了很多大医院,就是查不出病因。最后,烧虽然退了,哥哥却烧成了个傻子。

第二年,我娘又生下了我,可家里还没高兴几天,我爸就淹死在了水库里。

我满月之后,舅舅把我妈强行带回了娘家,不久之后就让她改嫁到了外地。我唯一知道的关于她的事情就是她叫孙香兰。

爷爷认为这一切都是因为他算命,泄露了天机,才让家人遭了报应。他就摘了招牌,再也不给人算命,还把赚的钱都捐给了福利院。

爷爷一个人把我和傻子哥哥拉扯大,他自己的身体也一天不如一天。

我上大一那年冬天,爷爷忽然过世了。哥哥告诉我,爷爷那天晚上吃了一大碗饺子,很早就睡下了,可第二天早上怎么叫都叫不醒了。

堂叔们帮我给爷爷办了个简单的葬礼,在后山修了个坟,将爷爷葬在了那里。下葬那天傍晚,刚把坟头土埋好,就下起了大雪。

我们赶紧下了山,回家之后,才发现哥哥没回来,我以为他嫌闷,一个人跑出去玩雪了。

晚上九点左右,哥哥气喘吁吁地跑回来,他还背了床大红棉被,棉被看上去是新的,绣着鸳鸯,像是结婚用的。他小心翼翼将大红棉被放到我床上,然后就一个劲的冲我笑。

我以为是哥哥偷了人家的棉被,生气地骂他:“哥,你去哪里偷的红被子?是不是村头老林家的?不是和你说过了不能随便拿人家的东西吗?”村头老林家的儿子一个月前刚结婚,我猜棉被可能是他家的。

“不是,不是,没偷。”哥哥使劲摇头,指着棉被,一脸的委屈,“爷爷,爷爷给的,弟弟媳妇儿,新媳妇儿。”

听他胡言乱语,我更生气,也有些恨铁不成钢,爷爷没了,哥哥还傻,这我们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?

“哥,你别胡说!爷爷已经不在了,如果你以后再偷人家东西,我也不管你了,你一个人过吧!”

哥哥急了,把我拉到床前,将床上的棉被展开,嘴里还说着:“是新媳妇儿,弟弟的媳妇儿,不信你看。”

我看到棉被里面的东西,当时就傻眼了。

里面竟然真的有一个人,一个女人,穿着新婚喜服,挂着金首饰,脸上化了妆,嘴角微挑,好似还在新婚的喜悦之中。

我们村里的人我都认识,这个女人绝对不是我们村的,可也没听说最近谁家从外地娶了媳妇儿。

壮着胆子凑过去,伸手摸了摸她的鼻息,已经没了气息,身体也凉了。

这是一个死人,一具尸体!

我吓坏了,抓着我哥的手,慌乱地问道:“哥,这女人死了!你从哪里背回来的这具尸体?她是谁?”

哥哥的反应和我完全相反,他很高兴,笑着对我说:“爷爷说,你媳妇儿,拜堂成亲。”

别人听不懂哥哥说的话,我却是能听懂,他是说爷爷让他抱回来的,给我做媳妇儿,让我们现在就拜堂成亲。

“你别胡说,爷爷走了(死了)!怎么可能是他让你背回来的,你说实话,到底从哪里背回来的。”

不管我怎么问,哥哥还是坚持说是爷爷让把尸体背回来的。

被我问烦了,他就硬把我按到床上,让我和女尸紧靠着。他力气很大,我反抗不过,但也不敢靠近这具女尸,就生气地吼他。

“这是死人,能给我当媳妇儿吗?你一个傻子,爷爷怎么过世的都不知道,现在还想害死我吗?我死了,你觉得你一个傻子能活下去吗?”

他这才放开了我,委屈地看着女尸,喃喃说道:“真的是爷爷,真的,不骗人。”

我冷静下来,哥哥虽然傻,但从小到大没对我撒过谎。他一直在说爷爷,难不成还真是爷爷?可爷爷明明已经过世三天了啊。

思前想后,我觉得绝对不能沾这个麻烦,如果让人知道我哥背回来一具尸体,对方的家人再讹上我们了,那我们跳进黄河也洗不干净了。

不敢让哥哥直接把尸体背出去,只能让他先把女尸重新用棉被卷起来,藏在床底下,然后让他带我去捡到女尸的地方看看,如果没人去找,我们再偷偷把尸体放回去。

  • 最齐网(www.zuiqiba.com) ©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Email:3414628263@qq.com 站长QQ:3414628263
    赣ICP备16005440号
  • Powered by laoy! V4.0.6